茄子影视

“浪费我的‘断肠金水’……怕你百毒不侵,另外还加了‘合欢散’。就这银乱德性,还用什么合欢散。(汉语)”

钟琪从怀中掏出一条丝巾,擦拭着刚才被男子缠绵过的项颈,一脸嫌弃。

“你骗我……你骗我……(楼兰语)”

男子浑身是血,在椅子上挣扎了几下,噗通倒地,想要爬走。钟琪也不阻止,那货连肠子都跑出来了,能爬去哪?就算三大至毒圣物之一的“断肠金水”不发作,这伤势他也活不了。

嘭的一声,门忽然又被打开了。

钟琪抬头一看,竟是蔚迟梨!她去洗漱竟然那么快就回来了?

她仍穿着那一身盔甲,身上的污垢一点没少,几丝头发和汗污一起粘在脸颊上。一看就知道,她没有洗漱过。

“陛下……他刚才想侮辱属下,属下慌乱之中才刺伤了他!这种银贼根本配不上陛下!(楼兰语)”钟琪连忙跪倒在地,装出些许慌张,朝蔚迟梨拱手道。

她这番话虽然前半段在撒谎,但是后半段却是情真意切,发自肺腑。她跟在蔚迟梨身边好几年了,蔚迟梨是个怎样的人物她怎么会看不清,她外貌绝尘,文武双,谋略过人,难得的是还有一颗能当机立断的铁血之心,这么个登徒浪子怎么配得起如此完美的楼兰女王?

“该杀。(楼兰语)”

蔚迟梨冰冷的眼神看向在地上朝蔚迟梨伸出手的男子,那男子忽然激烈的抽搐了几下,面部狰狞青筋凸露吐出一口黑血,趴在地上不动了。

钟琪闻言高兴一笑,从地上站了起来:“女王陛下果然是人中龙凤,拿得起放得下!这种人渣,死不足惜!(楼兰语)”

美女苏言很爱做梦

“是啊,从死牢里带出来的家伙,本来就死不足惜。(楼兰语)”蔚迟梨淡淡道。

死牢?

钟琪尽显聪慧的一双大眼睛微微合缝,看了死去男子数眼,转而看向蔚迟梨:“此人,不是魔童大人?(楼兰语)”

“当然不是。今早小萼安排从死牢拎出来的,让他配合演一场戏,演完豁免他的罪行。(楼兰语)”蔚迟梨走入房门,靠在墙边,刚才冷冷看着尸体的眼睛,此时把视线放到钟琪身上。

虽然钟琪随着蔚迟梨杀入皇城北面广场能看见魔童,但是她有她的任务,只在远处瞥了高台数眼,对魔童有个大致的外形印象。后来蔚迟梨在这里面对此人情绪失控,此人又与钟琪在广场上见到的魔童外形十分相似,钟琪完没有怀疑过还有造假一事。

,她完想不到蔚迟梨会在这里布下一个圈套,也不会相信蔚迟梨能对除魔童以外的男人露出那迷恋的神情……所以她中计了!

而且刚才那男子一直嘟哝的“骗了他”,说的不是钟琪,而是蔚迟梨!

“跟了我那么多年,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。所以,你想选择怎么死?(楼兰语)”

钟琪已经非常熟悉蔚迟梨的性子,这人能被称为“土阎王”,自然是个说要让你死就不会放过你的人,阎王定夺铁面无情,对她求饶是没有用的。

但是钟琪并不想死在这个地方,她的生死并不由“土阎王”定夺。

“蔚迟梨,把我当臣子久了,你是不是都忘了其实我是谁的人?(楼兰语)”钟琪抽出腰间一把长剑,双眼突然变得凌厉。

“怎么可能忘记,你们是魔鬼。(楼兰语)”

蔚迟梨说到这里,那张冷若冰霜的冷脸,嘴角竟然微微扬了一下。

“没错,我们是魔鬼。你忘了,是谁告诉你魔童没死?是谁告诉你魔童在中原的音讯?是谁告诉你忽都吉霸的阴谋?是谁帮你牵动中原形势让魔童牵涉其中?是谁帮你策划暗局,坑杀蒙古测试西域诸王奇袭西突厥?是你自己决定要与魔鬼为伍,你别以为你有多清高。(楼兰语)”钟琪狰狞一笑,既然撕破脸了,那就打开天窗说亮话。

“老实说,我非常感谢你们带来这么宝贵的信息。不过,你们那么热心地帮我把魔童引来,让我不得不思考,为什么你们要帮我?你们到底想得到什么?后来我想,你们要的,会不会是魔童的命?今天便是这么个测试,看你们花费那么大的精力是否只是想借我设下一局,对付魔童。我对今天的测试结果,感到非常遗憾。(楼兰语)”

钟琪脸色变得铁青:“所以你一直利用我们,找到魔童之后再过河拆桥?(楼兰语)”

“和你们合作很愉快,如果测试得出另外一个结果,我当然很乐意继续和你们合作。不过现在看来,我们的合作到此为止了,与魔童为敌,便是与我为敌。(楼兰语)”蔚迟梨淡然说道。

“很好,我会把这一切回禀薄祜大人,你一定会后悔!后会有期!(楼兰语)”

钟琪冷冷说完,回身劈出一剑,直接将厚实的木窗砍破。接着跳起一脚,踹开了窗户,落在窗台之上。正准备往下跳离时,看到宫殿外的景象,愣了一愣。

几乎同时,宫殿之外响起了连续的低沉洪亮的轰鸣,钟琪所在的窗户处噼啪作响石木横飞,外面飘来一阵淡淡的火药气味。

钟琪浑身是血,看着窗外之下一队禁卫军拿着刚从忽都吉霸那里收缴出来的火铳,苦笑着摇摇头。

一石二鸟,连让她去死,都死得有价值一些。

她跟了蔚迟梨那么多年了,哪能不知道蔚迟梨这是在拿她试枪呢,可惜,这次不是她在蔚迟梨身边一起策划这出试枪妙计,心底感觉有些空荡荡……可惜她钟琪的主子不是蔚迟梨,否则定当十分有趣。

钟琪倒下了,从窗上往后倒下,重重摔到地上,身上多了好几个血窟窿,伤及五脏六腑,仅剩一口气。

蔚迟梨脸色毅然,对钟琪说道:“我从不自命清高,你们找上来那一刻应该已经明白,为了魔童,我可以不惜与魔鬼为伍;所以,为了魔童,也可以不惜与魔鬼为敌。我,或许比魔鬼还要魔怔。(楼兰语)”

“值……值得吗?(楼兰语)”钟琪气息渐微。

“值得。(楼兰语)”蔚迟梨毫无犹豫。

“那就……好……(楼兰语)”

“来人,钟琪大人在北广场被叛贼偷袭,死于火铳之下,英勇无畏,追封爵候。送去楼兰王陵铭誉区,厚葬。(楼兰语)”蔚迟梨转身走出客房,朝两旁的禁卫军吩咐道。

“是!(楼兰语)”

……

眉千笑从水雾迷漫的浴室走出来,身上穿着一身简单的布衣。

这布衣是他自己准备的,幸好他聪明,从克拉玛依部落出来的时候和族长汨乾瑕拿多一套衣服备用。果不其然,衣服弄脏了,在这个鬼地方洗了个澡,连一身男人的衣服都没能给他准备。这地方连偷套衣服都无法偷,整个宫殿里连禁卫军都是女的。否则定要光溜溜地乱跑,或者穿回那一身染血的脏衣,又或者……女装??

不了不了,女装的话,哥宁愿光屁股。

浴室外是一处宽敞的卧室,边上放着一张绒棉大床,四周摆放的桌椅样式典雅,房间内还散发着淡淡的幽香。那阵香味不是西域香芬,而是淡淡少女身上的清香。

“你怎么还在啊?(楼兰语)”眉千笑走到一旁坐下,朝那一直坐在一旁笑嘻嘻看着他的蔚迟萼问道。

“看着你,怕你逃了。(楼兰语)”

蔚迟萼回到宫殿中就摘了面纱,露出漂亮的脸蛋。她的外貌与蔚迟梨有七分相似,特别是一头金色长发,两姐妹都铺开那一头金光柔顺的长发,远远看去很容易让别人认错。不过她们有一个最大的区别,就是眼睛。蔚迟萼的眼珠子是琥珀色,蔚迟梨的眼珠子是碧蓝色。

所以楼兰女王一直躲在帷帐内上朝,平时也戴着面纱,最主要就是以防外人发现容貌上有些不同,还有这楼兰女王的眼珠子为何一时琥珀一时蔚蓝。

从楼兰险被灭族之后,他们就是一直这么过来的。世人只知楼兰有威武霸气的楼兰女王,杀人不眨眼的魔童,还有用兵如神的土阎王,却不知其实那土阎王才是真正的楼兰女王,他们所看到的楼兰女王大半时间都只是个假货。

蔚迟萼的性格较为活泼,和她表姐蔚迟梨原本的性格差不多,后来楼兰险些灭族后,蔚迟梨的性格才变得内敛和绝情。为了做好楼兰女王,蔚迟萼每次以楼兰女王出现时都得收敛性子,好在她聪明伶俐,冒充蔚迟梨起来非常神似。

这假货装久了,就和真女王差不多。多年从政之下她也胸怀雄才武略,现在国内政事,蔚迟梨已很放心交给她单独处理,偶尔遇到难题才两姐妹一起研究探讨。所以说,大家看到的这个楼兰女王,也不能说她不是楼兰女王。只不过她身后,还有一个隐藏版的幕后老大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