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人版抖音豆奶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小鬼的小胖手还不及他的肩宽,战北霆垂眸看着他,只见那张小包子脸上表情一本正经。

说话的语气也是底气十足,可眼神却有些飘忽。

尽管看出小鬼知道误会了他感到心虚,战北霆还是认真地答应了他的要求,“这次是我疏忽了,以后不管什么时候,我的女伴只有妈咪。可以吗?”

本来黎斯年就是为了掩饰心虚,故意装腔作势,没想到帅哥这么配合,承诺完了还会问他的意见,本来硬撑的冷酷表情有些挂不住,可谁让小魔王本性傲娇呢,不管心里多感动,还是扬起下巴,有些不羁地说道,“这可是说的哦!要是说话不算数,我以后都不会再相信了!”

战北霆口吻淡淡地应了一声。

重要的事情谈完了,气氛变得有些尴尬。

好在下一秒就响起了敲门声。

“小宝,们聊完了吗?要吃饭了。”

黎夏说完,还趴在门上听了听里面的动静。

她总觉得战北霆的脾气有点让人摸不准,小宝毕竟还是个孩子,万一拿捏不好说话的分寸……

就在她惴惴不安的时候,门开了。

Someone Like You 清纯美女

看到小宝是被战北霆抱出来的,她总算是默默松了口气。

餐厅里。

许嘉艺把最后一道菜放到餐桌,抬眼看到黎夏他们走出来,只见战北霆抱着小宝,一大一小倒是越看越像,三个人走在一起真像是一家人似的。

这段时间以来,战北霆对她们母子的好,许嘉艺也是看在眼里的。

虽说最开始总觉得豪门恩怨颇深,小外甥女性子又那么单纯,真要嫁进去必然吃亏,可要是战北霆能护着她,或许还真能收获到周煜给不了的幸福。

这么想着,许嘉艺慈爱地笑道,“战先生,夏夏也没提前说您要过来,今天这顿午饭准备的太简单了。”

“这些足够了。”战北霆动作轻柔地把小宝放进手边的儿童餐椅里,又看向许嘉艺,“您直接叫我名字就可以,不用这么见外。”

说这话时,男人神色依旧清寂,只是有意识地收敛了平时慑人的气场。

许嘉艺特意看了眼黎夏的表情。

不知道小姨为什么看自己,黎夏没作声,也没什么反应。

见状,许嘉艺这才笑眯眯地点点头,“也是,夏夏已经跟在一起了,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“!!!”

在一起什么的,虽说黎夏知道小姨心里早就这么认为了,可这还是她第一次摆到明面上来说。

刚喝了一口饮料,直接被小姨这句话刺激的呛了一口。

“咳!咳咳!”

黎夏剧烈咳嗽起来,战北霆又顺其自然地拍了拍她的背。

这会儿她才反应过来,男人刚才那句“不要见外”根本是有弦外之音。

她就说小姨刚才看她的眼神怎么怪怪的……

其实,真要说起来,她跟战北霆还没正式在一起呢。

不过现在也不好解释了,好在战北霆又聊起了最近的出版政策,算是岔开了话题。

***

战家老宅。

因为舒雅住进来,往日不爱回家的战安安,如今连午饭也回家来吃了,平时过分冷清的餐厅总算热闹起来,颜瑜很是高兴。

只是高兴的同时,她也愈加看不惯自家儿子。

容臻投资的公司今天开业,明明他跟小雅都受邀到场,就算不愿凑那种商业性质的饭局,至少两个人一起在外面吃个午饭叙叙旧也是可以的吧?

要是真想回家吃饭也就算了,让陆少云把小雅单独送回来是什么道理?

这摆明了是不愿跟小雅单独相处!

颜瑜越想越气,脸色也跟着阴沉了不少。

“战安安,去,给哥打电话,让他回来吃饭!小雅好不容易回国住一段时间,他整天飘在外面,像什么话!”

战安安正在兴致勃勃地跟舒雅聊天,听见这话,脸上表情明显一僵,确认老妈不是开玩笑之后,顿时苦着脸哀求道,“我哥什么时候听过我的呀?您就别难为我了。我听陆少云说他把我哥送到集团了,没准儿是在忙工作呢……”

看战安安一副打死她都不想打这通电话的架势,半天没作声的舒雅,这才看向颜瑜,善解人意地说道,“伯母,听说北霆在忙着给欧洲那边开会,就别再叫他特意回来了。”

“唉,看回来了,们一天天地也见不了几次面……”

颜瑜心塞,总觉得儿子再这么冷淡下去,到手的儿媳妇也得飞了。

舒雅安慰性地笑了笑。

战安安感激地看了舒雅一眼,正要谢谢她帮自己解围,就在这时,舒雅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颜瑜和战安安再没说话,只见舒雅接起电话没多久表情就变得严肃起来。

“……总部提前半个月下的调任通知,们到现在还没有装修好?算了,我自己想办法吧……”

挂断电话,舒雅有些愁眉不展。

颜瑜见状,连忙关心地问道,“小雅,怎么了?工作上遇到困难了?”

舒雅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,还是解释了一下。

“这边分给我的办公室还在装修,暂时不能用,办事处也没有多余的工位。看来,这段时间得找个酒店临时办公了。”说到这里,她又猛地眼神一亮,“其实也正好,反正接下来的工作也是跟硕华集团合作,可以找个离硕华集团总部大楼附近的酒店,这样反倒省了不少麻烦。”

“既然是这样,那让北霆在他公司给找个办公室不就行了?何必还要去酒店?多不方便啊!”

“去硕华集团办公?”舒雅似是在考虑,“这样不好吧?”

“有什么不好的?!”

在一个地方工作,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战北霆总会发现小雅的好。

颜瑜越想越合适,当即拍板决定,“等他晚上回来,我跟他说。”

这正是舒雅想要的结果,没再推诿,眉眼低垂地笑了笑,“好啊,那就麻烦伯母了。”

见她答应下来,颜瑜也是喜笑颜开,“这有什么麻烦的?反正以后都是一家人……”

这是颜瑜第一次当着舒雅的面把这件事挑明了说,舒雅没说话也没反驳,只是挽唇露出一抹笑,看起来,态度有些暧昧不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