污快手破解免登录污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安静的医院走廊,两个男人坐在长椅上,对话展开,空气变得有些紧张,好像有一把手无形的手一直在努力要抓住什么,用力提着不让人呼吸顺畅。

龙枭痛苦的闭上眼睛,没有解释半个字。

唐靳言双手下垂,无力的搭在扶手上,也跟着闭上了眼睛,“人在本能的情况下做出的决定往往更能代表他的本心,龙先生,不妨问问自己,对她,是真的在乎,真的爱她,还是不甘心过去三年的时间。”

唐靳言说的言辞恳切,没有挑唆的意思,声音也不大。

龙枭心里的琴弦却被他的话拨动,本能的反应?他刚才救了莫如菲,这是不争的事实,当时他在想什么?

他看到了楚洛寒就在不远处,可是他抱起了莫如菲。

素白的手指被碳灰涂抹的黢黑,龙枭放下手,搭在椅子的一侧,然后冷笑了一声,“唐靳言,现在是不是很得意?”

唐靳言喉咙干涩的生疼,用力咳嗽一声,吐出来的都是黑色的液体,捂着胸口又咳嗽了好几声才说出话,“我只是希望她可以幸福,可以和真正在乎自己的人在一起,但是今天做的事,我不放心了。”

龙枭被碳灰毁掉的俊美容颜,轻轻的一笑,依然带着天然的凌冽和孤傲,“唐靳言,别做梦了,她是我的妻子,这辈子就都是我的妻子。”

他不会放手的,尽管他现在也无法给他解释。

唐靳言嗖地拽住了龙枭的领带,漆黑的眼眸看着龙枭,两人的脸上原来的颜色都无从分辨,所有的情绪全部隐藏在眼睛里,唐靳言的眼神突然变得凌厉、冰凉,“龙枭,就这么喜欢折磨她!过去三年还不够?还想怎么伤害她?她跟在一起,有过一天好日子吗?嗯?有吗?!”

下雪天披肩黑发美女图片

龙枭任凭他扯着自己的领带,岿然不动的坐在椅子上,笔挺的身影透着威严和霸气,“唐靳言,没想到也是会发脾气的男人,可是我想不通了,这是发的什么脾气?我和我太太之间的事,什么时候轮到这个不想干的人插手了?别忘了,我们现在是合法夫妻。”

言外之意就是,第三者插足,就该有第三者的觉悟,有些事,最好看看自己的身份是不是有资格!

唐靳言手背上青筋凸起,蛮强的愤怒和心疼憋在胸腔里,最后却抵不过龙枭的一句话。

该死的!他恨不得现在就带着楚洛寒离开!

“嘭!”

唐靳言攥紧拳头,对准了龙枭的左脸挥手就是结结实实的一拳头,拳头打在龙枭脸上,当即男人的嘴角就溢出了猩红的血水。

龙枭没料到唐靳言居然会打人,更没想到会打他,慢慢擦掉嘴角的血迹,龙枭漆黑如墨的眼睛轻蔑的对他笑,“唐靳言,是医生做到头,人也做到头了。”

唐靳言不惧他的威胁,收起拳头回敬他一声冷哼,“龙枭,任何伤害她的人,我都不会放过,包括。最好准备,随时……我说随时我会带她离开,没有资格做她的丈夫!”

“嘭!”

龙枭牟足劲的一拳翻手打在唐靳言的脸上,他一侧嘴角顿时溢出鲜血,血水混合着乌黑的碳灰,黏在脸上往下坠。

唐靳言突然大笑,“呵呵!呵呵!龙枭,这种人,根本就不配被她爱!”

龙枭疲惫的靠在椅背上,两个男人伸开双腿,大长腿几乎霸占了整个走廊的宽度。

龙枭冷笑,“唐靳言,有种!但是别想得到她!”

“老板!怎么样了?”

季东明一路狂奔,终于找到了自己老板,可是……

这一身的装束和脸上的血迹,这是怎么回事?

龙枭闭着眼睛嗯了一声。

季东明掏出手帕去擦龙枭脸上的乌黑和血红,被龙枭一把制止,“警察怎么说?”

“现场没有留下任何证据,连指纹都没有,看来要等少奶奶和莫小姐她们醒了再做调查了。”

龙枭扶着椅子站起来,“还有呢?”

季东明看了一眼唐靳言,声音压低了一些,脸色变得有点不好看,“老板,莫家的两位还有夫人知道了消息,都过来了,恐怕一会儿……”

shit!

龙枭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事。

“知道了。”

抢救还在继续,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三个手术室的门都紧闭着。

过了一会儿,陆双双的父母第一个到了,见到龙枭,陆成林点点头,“龙总。”

龙枭点头算是回应,“令爱还在里面。”

陆成林擦擦脸上的汗,“多谢龙总救命之恩,等双双醒了我会亲自上门道谢。”

“不必了。”

这边正说着,乌泱泱一群人从电梯走出来,还没看到人就听到女人刺耳的哭声。

“菲菲!我的菲菲!”

龙枭皱眉。

不到一分钟时间,莫如菲的抢救室外已经挤满了看望的人。

莫朗坤,傅文芳,袁淑芬,还有两家长辈的助理、司机等等,一共八个人,黑压压的一片。

陆成林夫妇站在陆双双的抢救室外,楚洛寒的门口,坐着唐靳言,显得分外单薄。

“枭儿,到底怎么回事?如菲怎么会被人绑架?”袁淑芬厉声喊住了儿子,面对众多长辈和母亲,龙枭心情怅然的走近了半步。

“事情还在调查,警察会给出答复。”

莫朗坤揪住龙枭的衣领,狠厉的眼睛几乎要飞出眼眶,“菲菲要是有什么不测,我一定亲手宰了凶手!”

呵!是要宰了凶手,还是要宰了他?

龙枭冷呵,大手掰开了莫朗坤,“一切还都说不准,结论不要下的太早。”

傅文芳伏在丈夫怀里掩面抽泣,“菲菲现在可是孕妇,孕妇怎么能这么折腾啊?菲菲,我可怜的孩子。”

袁淑芬低声问儿子,“菲菲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样?医生怎么说的?”

龙枭擦了擦嘴角的血迹,“一会儿就知道了。”

袁淑芬心疼儿子,又牵挂孙子,瞪了一眼旁边的抢救室,冷冷的问,“楚洛寒在里面?”

龙枭狠厉的眼眸簇起愤怒,“妈,她是我的妻子!”

袁淑芬不理会,“这个样子成什么体统?可是MBK的总裁!”直接命令季东明,“愣着干什么?送他去换衣服,记者都堵到门口了,就这样接受采访?”

龙枭走到楚洛寒的抢救室门口,“唐靳言,我能不能信任?”

唐靳言从长椅上站起来,“交给我吧。”

身为MBK的总裁,身为龙家的长子,龙枭有很多事不得已,不由衷,交代了一句,他随着季东明暂时离开了走廊。

唐靳言冷眼看着拥挤在莫如菲房门前的一行人,心中酸涩的更厉害。

如果他不在这里,楚洛寒真的一个可以依靠的人都没有了吗?家人,不理会她的死活,唯一的朋友躺在隔壁,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过日子的?

陆成林对唐靳言点头示意,“一定就是唐副院长了,我听双双提过很多次。”

“我是。”

陆成林似乎想到了什么,叹了一口气,没再说话。

过了一会儿,陆双双被第一个推出来了,陆成林随着担架去了病房。

袁淑芬冷视唐靳言,走到他跟前道,“唐副院长,对我的儿媳妇,真是关心有加。”

唐靳言附身问好,“楚医生是我的同事,也是我的朋友,应该的。”

“呵呵,我看不止吧?”

唐靳言还是第一次和龙家的夫人正面交锋,不得不说,这个女人是个厉害角色,狠辣、心机、城府,还有几十年豪门生活练就的圆滑,简单如楚洛寒,哪里是她的对手。

“龙夫人想说什么?”

“呵呵!”袁淑芬一席话全成了冷笑,她想,他会懂。

过了一会儿,楚洛寒也被推出来,医生说已经脱离了危险,但是暂时还我发苏醒,要注意观察。

谁知楚洛寒刚出来,傅文芳走过来对着她破口大骂,“都是因为她!我们菲菲这样的身份,谁敢动!肯定是被她连累的!这个贱人!”

唐靳言护在楚洛寒身边,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傅文芳的利爪,“莫夫人,请自重!污蔑和诽谤必要的时候要承担法律责任!”

“法律!我女儿要是有什么不测,我要她的命!”

唐靳言眼角的余光看向袁淑芬,她优雅高贵的站在一旁,保持着矜贵的气质,宛若事外之人。

撇的真干净。

龙家的人,呵呵!

“莫夫人,住手!”唐靳言拽住傅文芳的手腕,将她的扭打压下!

唐靳言将楚洛寒推出走廊,走进了电梯,将一出丑陋的闹剧隔在门外。

傅文芳擦拭眼角的泪,“淑芬,龙枭当着记者和宾客的面让菲菲承受奇耻大辱,现在楚洛寒又害的菲菲差点没命,们龙家,难道不该给我们一个交代?”

袁淑芬笑了笑,不卑不亢不急不躁,“难道忘了楚洛寒说的话,跟一个将死之人计较什么?等她死后,龙家大少奶奶的位置自然是如菲的。”

狡黠的目光阴阴沉沉,把所有的心机和城府都封存在薄薄的笑容中。

“是说真的?那天她说的话,不是搪塞媒体的借口?我看,她似乎不像要死的人。”

袁淑芬看一眼莫朗坤,“莫家与龙家几十年的交情,难道会毁在一个女人的身上?我从没承认过楚洛寒是龙家的儿媳妇,难道们看不明白?”

莫朗坤和傅文芳四目相对,三个人默契的不再言语,只剩下一股黑色的烟雾从脚底攀爬起来,乌烟瘴气的灌满了走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