含羞草实验室研究所旧址

听到背后的脚步声,张乾脸色凝重,却没有多少慌乱,他直直向寒冥所在的大湖遁去。

之前他用传信玉符已然有了安排,就看身后的黑衣人会不会上当。

此刻黑衣人反而起了玩耍之心,不紧不慢的跟在张乾身后,琢磨着一会用什么手法将张乾杀死。

“主人,我已经将所有法力境界之上的族人召集过来,随时可以动手!”

就在这时,张乾手中的传信玉符响起寒冥的声音。

张乾眼神一喜,七枚剑丸闪动一道道血红弯月向身后的魔影劈砍而起。

“哼,雕虫小技!”

见血红弯月斩来黑衣人根本不躲不闪,他十分自信以自己现在神我合一的肉身强度,连剑虹就破不开自己的肉身,更遑论眼前连剑虹都不是的剑气。

然而下一刻出乎他意料的事情发生了。

只听哧哧哧几声轻响,他丈许高下的魔身之上出现了七道尺长的大口子,魔血喷洒!

“嗷……!”

痛吼一声,黑衣人的脸色越加狰狞。

清純唯美秀麗姿誘人

“这不可能!”

他兀自不信,自己如此强横的肉身竟然被小小的剑气数段破开!

他哪里知道,张乾的剑意蕴含诛仙剑意,专克种种宝体肉身,任你肉身如何强横,遇到诛仙剑剑意也得遍体鳞伤。

“死!”

感应到周身伤口中的疼痛,黑衣人再无别的心思,身形一冲,双拳舞动,就要将张乾打成一团肉泥!

然而下一刻,张乾周围突然出现一团浓密到极点的白雾,这团白雾瞬间扩散出去,笼罩方圆百里地界。

张乾的身形诡异的消失在了白雾之中,黑衣人的拳头只轰击到空处。

“何人捣乱?”

神识横扫,黑衣人呼喝一声,却愕然发现,自己的神识直接被白雾隔绝起来,任由他如何显化神识都没有任何作用。

“是蜃气?难道是寒冥蜃蛇!”

轰隆隆!

想到这里,黑衣人手掌一挥,两道碧幽幽的魔火升腾,向四周的蜃气烧灼而去。

然而依旧没有用,蜃气是似实似虚的存在,既是实质存在,也能变成不可碰触之物,这就是蜃气的奇异之处。

此刻张乾已经来到寒冥身边,在寒冥周围还有二十多个最低都是法力境界的寒冥蜃蛇,这些蜃蛇在寒冥的敕令下,疯狂喷吐蜃气,让笼罩黑衣人的蜃气范围越来越多。

“好险,幸亏我之前收服了寒冥蜃蛇一族,不然,这一次,我在劫难逃。”

没办法,张乾跟黑衣人的修为差距太大,他的诛仙剑意虽能破开黑衣人的肉身,但是也只能让对方轻伤,而张乾只要被黑衣人打中一下,立刻就会死于非命。

“出来!”

就在这时,蜃气迷雾中响起黑衣人的呼喝,此刻他在蜃气中无法动用神识,短短片刻就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。

笼罩黑衣人的蜃气比整个蜃龙泽上空弥漫的蜃气浓厚了十几倍,威能自然也非同小可,在神识不能动用的情况下,他根本不知道如何摆脱蜃气迷雾。

“主人请看!”

寒冥爪子一点,一面水光镜子出现,镜中正是黑衣人景象,就见此刻三头六臂的黑衣人疯狂御使魔火,向四面八方灼烧,更张口长啸,发出刺耳的吼声,也不知道是什么音波神通。

“我休息一会,你跟他玩玩!”

张乾嘴角一翘,吩咐一声,盘膝坐在地上,张口服下一枚疗伤灵丹。

太乙炼魔真气运转,真气锋锐收敛,显化生机,滋养张乾的五脏六腑,尤其是受伤颇重的拳头。

一个时辰之后,张乾所有伤势恢复完好,站起身来一瞧,就见水镜中的黑衣人早已停止了一切举动,一朵漆黑的魔云托着他像一个方向飞行。

可惜,蜃气千变万化,黑衣人自己感觉自己是在直直前行,殊不知在张乾看来,他却在不停的转圈,越转越快,这么下去黑衣人根本不可能逃离蜃气笼罩。

寒冥紧记张乾的吩咐,时不时在无边蜃气中显化无数吓人的妖魔鬼怪扑向黑衣人,让黑衣人怒不可泄。

“张乾,我认输了,放我离开!我答应你,宝图碎片之事,我们黄泉魔宗再不追究!”

张乾冷笑一声,对对方的话嗤之以鼻,一个字都不信。

张乾也不出声,双眼一眯,冰魄玄光剑出现在手中,他循着水镜指印,引动诛仙剑意,一道隐秘的血红剑气暴射进蜃气之中。

黑衣人依旧急速飞行,不料眼前突然出现一道剑气,他身形一闪,依旧没有躲过,一道长长的口子出现,疼的他闷哼出声。

“你……!”

张乾眼珠一转,对寒冥说道:“你操控蜃气,显化跟我这道剑气一般的幻象,有多少显化多少!”

寒冥伸指一点,蜃气中的幻象变化,一切妖魔鬼怪幻象消失不见,转而出现漫天暴雨一般的血红剑气!

黑衣人大骇,魔火升腾向这些血红剑气烧灼而去,然而下一刻他就发现所有剑气是假的,皆是蜃气幻象。

“该死!”

不等他气恼的大骂,源源不断的血红剑气对着他暴射,张乾舞动灵剑,百十道血红剑气夹杂在漫天剑气幻象之中刺出。

身处蜃气之中,黑衣人强横的神识根本无用,没有神识探查单凭肉眼观瞧,黑衣人根本看不出眼前的漫天剑气哪一道是真的,哪一道是假的。

哧哧哧……!

数声轻响起处,黑衣人就被几十道真实的剑气加身,肉身变得血肉模糊!

“啊……,我要杀了你,我要杀了你!”

蜃气中的剑气实在太多了,密密麻麻,时时刻刻都有亿万道剑气对着他暴射,在神识不能动用的情况下,黑衣人无法辨认,再者他也不可能躲开亿万道剑气攒刺,直接被张乾算计。

“还是主人高明,如此下去,这魔头迟早骨肉分离,死于非命!”

张乾微微点头,心中有些可惜,要是寒冥蜃蛇还有别的神通手段,就是一种完美的道兵。

可惜寒冥蜃蛇除了喷吐蜃气别的手段一点都不会,别看现在黑衣人陷在蜃气之中惨不忍睹,这是因为对方身上没有辨识方向的法器,若是有辨识方向的法器在手,黑衣人早就脱离蜃气范围了。

这是蜃气的一个极大的缺陷,有了这个缺陷存在,寒冥神蛇一族根本不适合成为道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