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蜜视频旧版入口

其实,杨侗想卖大型商船给金德曼的,这玩意更赚钱,只可惜他自己也没有,而工匠又力打造战船,只能终止这种大宗交易。

“我们有多少工匠?”金德曼被宫女领去拜会皇家女眷以后,杨侗迫不及待的召来了工部尚书姜行本。

姜行本想了想,道:“回殿下,工匠有五万多名,工部司有工匠两万五千零五人;神兵坊、制作刀剑长矛等兵器;弓弩坊、生产弓弩和箭矢;坚甲坊、制造、修缮盔甲和盾牌,马鞍也是在这里制造;器械坊、打造大型攻城武器和防御武器,如投石机、石砲、攻城槌等!”(注:工部有四司,分别是主兵甲的工部司、军屯的屯田司、皇家工艺品制造的虞部、主管水利的水部)

“军器监的工匠呢?”

“大约有一万五千人左右。”

“也就是说,剩下的一万多名工匠主要分布在工艺制造的虞部?”

“正是如此。”

“今日起,军器监并入工部司、都水监并入水部司。”军器监的职能和工部司一样,没必要存在,都水监和水部司也是如此。而天工院是一个主科研的独立部门,铸钱司是天工院唯一实干直属司。

杨侗接着又说道:“工部司除了神兵、弓弩、坚甲、器械四坊,再设负责建造大型商船、战船的造船坊,以及负责道路和长城测量、建设、修缮的工程坊!”

“喏!”

思索了一下,杨侗又说道:“从前,光是洛阳军器监就有二十多万名工匠,我们才五万,差得实在太远!不说恢复到以前的规模,但也不能相差太少。这才能支撑得起我们数十万大军的兵甲消耗!”

没有出现缺少衣甲的窘境,不是工匠能够生产出足够的兵器、弓弩、箭矢、铠甲,而是杨侗的家底实在太厚了!

死库水少女的夏日海边写真

北隋大军使用和囤积的军械,都是大隋最强盛的时候打造,尤其是文帝时期,朝廷打造了大量军械,那是征召了无数工匠,耗费无数民力打造出来的。而现在天下动荡,四方割据,任何一方势力,也没有这种恐怕的军械打造能力。

大隋鼎盛时期,在天下各地囤积了无法想象的粮食和军械。

李渊、翟让、王世充、杜伏威、萧铣、宇文化及、梁师都、薛举、李轨、李子通、林士弘这些枭雄,其实都是用大隋家底在打。杨侗更不用说了,他从一开始就没有为钱粮、军械发愁过。

但是!

“但是一场大战下来,哪怕是胜了,也会损坏无数兵器、铠甲,损失不计其数箭矢。这样入不敷出的消耗下去,哪怕家底再丰厚,也有用光败光的一天。”

“我大隋至少要经历万万场战争,才能重新一统!而致胜的关键是什么?除了精锐之师、优秀统帅、勇猛将军、富足钱粮,还需要大量兵甲。”

“兵甲来源于强大的兵器制造能力,强大兵器制造则需要数以十万计的良匠支撑,良匠则需要数百万千万人口为基础,获得数百万千万人口前提是地域广袤、钱粮充足、内部稳定!内部又要数目众多的精锐之师来维护……这就是环环相扣。”

姜行本脸上露出愧疚之色:“卑职身为工部尚书,却考虑不到工部的未来,死罪。”

“这不是你的问题!”杨侗拍拍姜行本的肩膀,道:“每个人所在处的位置不一样,考虑的问题也不一样。接下来,你要在境内募集能工巧匠。我不怕多、只嫌少!”

“卑职明白了。”姜行本深感责任重大。

杨侗问道:“你可知道秦朝最强大的武器是什么?”

“弩阵!”姜行本毫不犹豫的说道:“秦朝先进弓弩是最大依仗。”

“那你可知,秦朝为何有那么多箭矢去消耗?”

“秦朝在锻造箭矢的时候,各司其职…一支箭矢,由几个作坊合作才成型…”说着说着,姜行本双眼发亮,道:“我们也可以这样分工合作,效率一定提高。”

“早就应该如此了!”杨侗笑道:“我大隋的一支箭矢由一个人一手包办,这种制作模式对于工匠的工艺要求极高,这也是工匠不足的根本原因,如果把打铁、打磨,削箭杆这种简单的工序交给学徒来制作!一支箭的形成就快多了。所以,你也要学秦朝那样,把工部司的作坊分成几道、十几道工序!这种工序叫作流水作业,初步制作是水源,然后到中游、下游、分流、汇合。”

“秦朝正是依靠这种流水线作业方式,源源不断的将优质箭弩输送给前线部队,这种最先进的箭弩,构成了秦朝横扫、廓清环宇的强盛军礼。”

“下去后,你根据良匠之所长,把各坊分成多重工序!再由这些人带徒弟专攻一道工序,只有一个环节,学起来也快,工匠也会多与日俱增!兵甲也就源源不断的来了。”

想了想,索性把后世的便捷的厂房、操作间、工作台画了出来,连工匠的出入口也各不相同,让姜行本依图纸建设作坊城。

姜行本看了一眼,即已明白杨侗的用意:那就是保密。

这种新式作坊加上流水线作业,能够极大限度防止新技术被敌方势力窃取。

姜行本离开不久,一名礼部官员飞奔而至:“殿下,洛阳派礼部尚书裴世清为使,求见殿下!”

“李渊的礼部尚书是裴矩、洛阳的礼部尚书是裴世清,真是巧了。”

“殿下!裴矩本名世矩,和裴世清是同族兄弟。”

“这又是世家门阀两面投资的典型例子。”杨侗笑了笑,问道:“裴世清是燕王的人,还是王世充的人?”

如今,瓦岗主力与北上的宇文化及交战于徐州彭城郡,王世充的小日子过得非常惬意,不仅尽掌洛阳朝廷军政权力,也如愿的登上了郑王之位。

而杨倓是裴氏、郑氏、卢氏、二崔、赵郡李氏等关东士族,和关中韦氏、元氏一部的代言人,他所处的环境比史上的杨侗好得多,至少还没有沦落到禅位被幽、惨遭杀害的地步,当然,这也有杨侗的原因,毕竟兄弟二人从没撕开脸面,王世充对于强大的北隋还是非常有顾虑的。总之,以杨倓和王世弃为首的两大势力在洛阳相持不下,内斗得非常激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