性宝福app官网入口最新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车厢里有片刻的沉默。

一楼那户人家养了一只毛色漂亮的鹦鹉,专门在一楼自带的小院子里给它建了个简易房子,白日里叫嚣不停,入夜之后安安静静的,或许是被主人客厅里传来的嘈杂,以及车里的争吵刺激到,忽然叫了起来。

声音尖利无比,刺破黑夜笼罩的静谧。

江偌脸色发白,倏地粲然一笑:“不用,反正我也忘不了。我看见就会想起和江舟蔓做过的那些让我难堪的事,每次跟靠近都觉得煎熬,每次,每次跟上床之后我都会遭受自己良心谴责,恨不得扇自己两个耳光清醒清醒,问自己数遍:怎么能忘记以前是怎样逼我净身出户的?怎么能忘记我爷爷是因为谁一把年纪进了监狱又进医院的?”

她觉得心脏颤抖不已,语气也不由轻颤起来,越来越轻:“现在想想,我还真不敢让接受我接受这段婚姻,因为一旦想到我和的关系曝光后,江舟蔓再像今天这样在人前道尽委屈,而我被别人用尽污秽言语评头论足,我就觉得……我们的确无法做一对正常夫妻,别说是,就是我也一直接受不了这段婚姻。而我那晚竟然还被说得动摇,有了怀孕生子也不是不可以的想法,现在回头一想,我真是蠢。”

陆淮深脸色此刻已经难看到了极点,他面无表情地讥讽道:“靠近我都觉得煎熬,跟我上床这么有负罪感?那上床过后我说要给股份,那不值一提的负罪感还在么?”

江偌霎不敢置信地看着他,像是反应了很久才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。

而话说出来之后,陆淮深也有那么点后悔。

江偌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,白着脸去找自己的包,发现就在腿上,又想起手机还在后座,直接探身去拿,一时间手忙脚乱,举止毫无章法。

陆淮深没阻止她,喊了声:“江偌。”

她没应,他又喊。

齐肩短发美女愉快下去茶写真图片

江偌拿到了手机,伸手去开车门,发现是锁上的,压着声音说:“开门。”

“江偌。”陆淮深伸手去拉她,江偌直接拿包去打他的手。

她上班背的包很大,又硬,使劲砸在他手上,力道又不小,陆淮深咬牙忍了,江偌远远地靠着门,指着他,咬着牙充满防备地说:“滚开。既然认为我跟上床可以明码标价,那行,那些股份我也算是劳动获取,什么接受婚姻就算了,都别在那儿为了丁点儿虚情假意了。”

“认为我是虚情假意。”

“难道对我还有真心实意?”

陆淮深看她眼神渐渐归于淡漠甚至是冷漠。

江偌不再理会,刚想让他解锁车门,忽然一道身影停在车外,伸手叩了叩车窗。

外面男孩儿骑在自行车上,穿着白色蓝条的短袖校服。

江偌心里一惊,程啸又叩响车窗,她便不由自主按了车门上的某个键,车窗缓缓降下来。

程啸探头探脑地往里面看,虽然从后面看早就猜到这车是谁的,这小区里,还没谁能开得起这种几百万车,看到陆淮深的时候,他忍不住眯了眯眼,觉得陆淮深的脸色有点儿可怕。

又看了看江偌发红的眼眶和还没缓和的脸色,猜出点儿什么来了。

车门解锁,江偌看向弟弟:“挡车门前干什么?我要下车。”

江偌语气一时转换不过来,还是刚才跟陆淮深说话那冷淡口气,程啸可从没听过江偌用这种语气跟他讲话,一时间也愣住了,乖乖地将车往单元楼里骑。

程啸正在锁车,听见有高跟鞋咔哒咔哒的声音靠近,扭头一看,他姐头也不回往楼上走,他赶紧跟上去。

江偌不说话,气氛十分紧张,程啸亦步亦趋地跟着。

走到了二楼的时候,他从楼道的窗户往外看了眼,冲前头那人说:“楼下那车还没走呢。”

江偌还是不理他。

程啸刚才看陆淮深竟似有火不能发的样子,莫名觉得心情澎湃,他冒着胆子问他姐:“们怎么了?吵架了?”

江偌斜了他一眼:“操心自己吧。”

程啸:“我自己没什么可操心的,学习又好,估计能申请报送名额,期末考试今天也考完了,自己真没什么能操心的了,所以只好操心操心。”

江偌从没觉得程啸这么猴精过,没好气,拎起包就往他身上扔,程啸立刻接住:“这包这么重,手累了吧,得,我帮拎着。”

江偌更觉奇葩,古怪地看着他:“最近是不是跟陆缄混久了?”

程啸无语:“这有什么关系?”

“被他传染了,近墨者黑。知道像什么吗?就像是中学里不务正业、满嘴浑话招惹女孩子的男生。”

程啸立马将脸上略显谄媚的笑容一收:“这可抬举我了。”

江偌睨他一眼,又不讲话。

程啸见她心情不佳,不再故意逗她,怕适得其反。

到了家门口,程啸主动在前面掏钥匙开门。

乔惠已经睡觉了,家里玄关处留了灯,程啸进了门立刻将书包往沙发上一扔,撑着沙发背跃过去,稳稳地坐在沙发上,拿起遥控打开电视看球赛。

江偌奇怪:“今天不是考完试了吗,怎么还这么晚才回来呢?”

程啸说:“今天考完试我们聚餐啊。”

说完又想起什么,指着自己书包说:“里面有吃的。”

“什么吃的?”江偌好奇,去拉开程啸书包,结果发现了一盒Godiva的巧克力,她拿在手上问:“这是买的?”

程啸看了眼,不以为意说:“不是,别人送的。”

江偌瞬间明白过来,忍不住笑,“女孩儿送的吧,舍得给我吃?”

程啸脸色微红,说:“我又不吃,正好用来安慰好了。”

江偌假装不知道她什么意思,打开挑了块咬了一口,然后把剩下的放冰箱里,她走出来,程啸大爷似的躺在沙发上,说:“现在女孩真是没有新意,也不想想,几个男生爱吃巧克力?”

江偌:“那倒是说说,送什么才好?”

程啸想了想:“什么都别送好,因为我并不想收。”

江偌扬了扬手里剩一半的巧克力,“那这是怎么回事?”

程啸看她半天,找不到理由,干脆哼了一声。

江偌笑的不行:“虽然不想收,但是又不忍见那女生伤心,对吧?小小年纪这么闷骚,长大还得了?”

程啸见她笑得开心,也没反驳,但是又不想让她自己在那儿胡乱猜测,说:“都怪在楼下磨蹭,我都错过了球赛开场。”

江偌收起腿坐在沙发上,看了眼电视,说:“不用看了,法国2:0乌拉圭。”

江偌知道程啸支持乌拉圭,所以故意逗他的。

果然程啸立马炸毛,瞪住她:“收回去。”

江偌胡言乱语:“真的,我是从未来穿越回来的。”

程啸不想再理她,刚好明天周六,江偌不上班,也就没急着去洗漱,跟程啸一起看球赛。

结果最后比分真的是2:0,程啸看她的眼神都变了。

江偌:“……我随便猜的。”

程啸抓狂了:“这张乌鸦嘴,怎么不去买彩票,一届世界杯下来就能成富婆。”

这场看完,程啸说还要继续看两点场,点了烧烤拿出冰啤酒,诚邀江偌跟她一起观赏巴西碾压比利时。

江偌反正也无所事事,不想一个人静下来,便跟他一起看。

最后巴西队被比利时碾压,酒量不高的江偌也有些微醺了,烧烤没吃多少,酒倒喝了不少。

看到最后的时候,她跟程啸各自占据沙发一边,她已经枕着抱枕睡着了。

程啸把她的样子拍下来,本来想发出去,结果最后改变主意,将江偌的手机拿来,偷偷用她的手指解锁,拨了个电话出去。

……

陆淮深从锦上南苑离开之后,去青蘭会馆找了贺宗鸣等人。

贺宗鸣和陆重坐在沙发里看人大牌,见了他足足愣了好几秒:“不是去接江偌了吗,怎么又回来了?”

陆淮深二话不说,扬着下巴让一人挪出位置,叼着烟坐上了牌桌,一边砌牌一边问:“打多大。”

这时候,坐在角落里的一个女人忽然搭上了他的肩,在他身旁坐起来,娇笑着说:“陆老板想打多大呀?”

陆淮深看了她一眼。

那女人见陆淮深注意到她,一时无措又惊喜,见他不说话又臊得慌,立刻抓住机会同他攀谈起来:“刚才他们说去接江偌了,江偌是谁呀?”

陆淮深眼神一暗,笑着将手里麻将一扔,说:“以钱算输赢没意思,来点儿有意思,就坐这儿。”

那女人大喜,蹭过去,抬手就要去挽他的手。

陆淮深指着桌上那些人说:“我输给谁,就跟谁。”

女人一愣,手上动作顿住,笑容也僵在脸上,整过容的脸,笑容极其不自然,妆又弄,卧蚕涂得亮晶晶,陆淮深看得极其不舒服。

刚才陆淮深还没注意到,现在她靠近了些,才闻到她身上的味道,跟江偌今天擦的香水味有那么一些相像。

他脸色渐渐沉下来,扭开头看牌,看也不看她说:“滚开。”